草莓软件app在线

“轰隆隆隆隆!”

同一时间,数十道金色天雷落下。

“啊!!!”

“师尊!救我!”

所有人被迫一起渡劫,元婴修士还有抵抗之力,金丹修士完全成了炮灰,仅仅是第一道天雷,除去小龚和席尔瓦在内的金丹修士共十六人,全部陨落。

元婴雷劫从四九至六九不等,以席尔瓦和小龚的程度,一定是六九雷劫了。

至于天雷的颜色,天骄也只有银、金、紫三种颜色,只有林修齐和米洛这等逆天资质才会是金、紫、黑三色,而此时第一道天雷便是金雷,显然是二人同时渡劫,导致了雷劫升级。

“这该死的运气啊!”

“轰隆!”

“哈哈哈!林修齐!你们运气真好!竟然有两人同时进阶,而且还是天赋卓绝之人!恭喜啊!”

金尔易狂笑不止,神兽山庄之人也大多面带笑容,只有凤族之人目光有些犹豫。

林修齐与龙族交情深厚,对凤族也很友善,如今他们公开支持金宇楼的行动,恐怕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。

清秀白衣少女琴声飘扬

圣光神殿之内,方才还自信满满的乌利亚垂头丧气地说道:“各位!坚持住!我们会协助……”

“你闭嘴!从现在开始别说话!”林修齐大骂道:“好啊!如果我不是知道另有原因,还以为你是乌鸦转世呢!这一张倒霉的嘴!”

乌利亚讪讪地闭嘴,司空素晴看着金丹修士陨落,其他元婴修士也未必能够撑得住,心急如焚。

“修齐!你有办法吗?”

“我……唉!我也是自身难保啊!”

司空素晴这才发现,区区一道金色竟然让林修齐嘴角溢血,受了伤。

“怎么会……”

“灵魂枯萎,最惧天雷,只能靠你们自己想办法了!”

小龚忽然说道:“各位,躲在鼎下,我以炼器入道,这五龙鼎才是应劫之物……”

“你也闭嘴!”

小龚微微一愣,只听见龙吟大作,四条金龙飞出了鼎壁,向圣光神殿发起猛烈攻击,竟然是准备直入苍穹。

“怎么会……”

“废话!你这五爪金龙本就是天地灵种,怎能被困于牢笼之中!还好是四条……淦!”

林修齐忽然大怒,一拳锤向自己,果然鼎壁上那一条凸散发出璀璨的金光,第五条金龙出现,欲直上云霄,却撞在了神殿顶部。

“怎么办!撑不住了!”

“还好还只有五条龙……”

“乌利亚!你还敢开口!”

乌利亚吓得连忙闭嘴之时,一声惊天动地的狼嚎传出,青芒耀天。

一道青光从席尔瓦身上冲天而起,撞在神殿顶部,“咔嚓”一声,青光与金龙自由了。

“杀!”

万仙楼、神兽山庄和鲨族修士雷霆出手,灵光炸裂,天海倒悬,一道道凌厉的攻击集中在林修齐身上,其他人连近身都难。

当然,好不容易脱离了雷云范围,谁还愿意靠近林修齐,许多元婴修士更是连头也不会,直接逃走。

转眼之间,林修齐一方只剩下十一人。

司空素晴、苗香香、张丹灵、尹江河、小龚、席尔瓦,还有四位大祭司。

“尹道友!这一次连累你了!”

林修齐有些愧疚,谁知尹江河取出一个古朴的酒壶,猛灌了一口道:“此酒名为‘醉仙酿’,愿与林兄共享!”

说罢,他将酒壶扔给林修齐。

听这个名字,林修齐就知道此酒来历非凡,以他现在的状态本是不宜饮酒,但气氛到了,他也只能喝了一口,瞬间满脸通红。

“哈哈!看来林兄是不胜酒力啊!”

“我也来!”

司空素晴夺过酒壶,喝了一大口,美眸一闪道:“好酒!”

司空素晴的豪爽感染了众人,苗香香和张丹灵也接过酒壶狂饮,除了渡劫的二位,连四位大祭司都是每人一口,等酒壶再回到尹江河手中时,已经见底了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林修齐拍了拍对方肩膀道:“好酒!”

“嗯!”

尹江河欲哭无泪,这壶与醉仙宫同名之酒乃是早已绝版的珍藏佳酿,他又以特殊手法窖藏百年,而后随身携带,想着有一日若身陷险境之时,当豪饮此酒。

没想到所谓的豪饮只是一口!

“林道友!对方的攻势恐怕难以长久抵挡!该怎么办?”

拿伯的声音传来,他们四人勉强阻挡了数十人的攻击,其中还有三位实力超过他们的元神修士,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。

“争取突围!只要拖到传送恢复之时,一切迎刃而解!”

“好!”

一场恶战拉开了帷幕!

……

远在南半球凡间的澳洲大陆,中央沙漠之中,姬幽臣和莫念诚正在一片绿洲之中打坐调息。

“唉!”

姬幽臣轻叹一声,睁开双眼,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。

“父亲!你怎么了?”

“诚儿!你为何没有带上修齐一起离开?”

“父亲!孩儿在附近寻找了许久也不见林兄身影,应该是土遁避难了,相信以林兄的实力,绝不会有事!”

“唉!但愿时代之子的传闻是真的吧!”

事实证明,时代之子果然名不虚传。

大战持续了一刻钟,不但席尔瓦和小龚顺利渡劫,成就了琉璃灵婴,而且十一人全部健在。

风壁已破,十一人拼命狂奔,但他们速度再快也不及金鹏,只能且战且走,亏得小龚和席尔瓦积累不俗,进阶之后立即成为战力,否则他们早已被擒。

林修齐灵魂枯萎得更严重了,他无法使用灵环,也不能释放灵魂毒素,事实上,他连操控灵魂血誓都做不到了,就像是一个内部易碎的瓷娃娃,只能勉强支撑。

即使是这样,还是在万物之语的滋养下才达到的。

山穷水尽!

他从未像今日这般绝望过,或许只有一件事还算庆幸,即使自己被抓,其他人或许也能得救。

“小子!要不再试试吸收冥气?”

“别试了!方才那一次我差点形神俱灭了!”

“唉!没想到气运的影响如此之大!”

“呵呵!”

“你笑什么?”

“我在想……还有比现在更惨的情况……卧槽!”

就在林修齐自嘲之时,周围的一切……变慢了!

“淦!还真有更惨的!”

所有人的动作凝固在半空,扑面而来的狂风停止了,炸裂的海面保持着怒放的状态,半空中还有一条小鱼正朝着他翻白眼,这一刻,林修齐才知道低等海洋生物也是有灵智的。

他很想问一下这条鱼,你有智商还能被人钩上岸,是不是傻!

就在这时,一个面容模糊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身后,用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林修齐!你终于来了!”

“来晚了!不好意思哈!”

“你果然对我族是个威胁,留不得!”

“留得!留得!你们半张饼神教还招人吗?我要报名!本人喜欢加班,性格乐观,身体健康,有团队合作意识,坚决支持007工作制!”

“死!”

“嘭!!”

一声巨响毫无预兆地爆发,无形的气浪冲破了时空禁锢,所有人在一瞬之间恢复了行动。

“虫哥!你把万物之语爆了?”

“是啊!多亏本仙急中生智……”

“这一次可真是被你害死了!灵魂枯萎怎么办?”

“用元晶硬顶吧!”

“那个有用?”

“试试呗!”

“……”

神秘的刺客站在林修齐面前,正在发愣,仿佛是在思考为什么会失败。

林修齐心想,哼!真是温室里的花朵!招式失效算什么!还在这装思想者!看招!

他单凭肉身之力轰出一拳,可惜灵魂太过虚弱,有些分神,只击中了对方持剑的左臂。

“嘭!”

刺客的左半身炸裂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受了伤。

众人看到这个突然出现之人不由得停止了攻击,只有席尔瓦猜出了对方的身份,因为林修齐曾提起过自己被神秘刺客追入黎蛮部落旧址的事情,好像刺客能够操纵时间。

他双眼青芒一闪,不顾一切冲向林修齐,如今古小蛮已陨,林修齐是他在唯一的亲人,就算是自己陨落也要保住大哥。

“林修齐!你敢伤我!该死!该死!你们都去死吧!”

“滋啦啦!”

银白色的电弧从刺客的身体里跃动而出,化作一条条电蛟,游走于身体各处,在虚空之中铭刻下一个又一个灵纹符号,林修齐竟然一个都不认识。

一股极度压抑的感觉从刺客体内传出,林修齐大吼道:“快逃!”

“轰隆!”

银白色的灵光盖过了朗朗乾坤,耀眼的光华将天空和海洋淹没。

光芒过处,一切归于静止,无人来得及逃命,也没人能够躲闪。

司空素晴慌忙地飞向林修齐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被灵光淹没,只有一道青芒显得格外鲜明。

“隆隆隆!”

沉闷的声音隆隆响起,却没有任何惨叫哀鸣,仿佛银白色的灵光是唯一的活物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波浪开始翻滚,气浪呼啸远去,众人正在慢慢恢复行动,却只有眼珠可以转动。

“三弟!!!”

一个清晰的声音透入众人的耳朵,金宇楼、丹青和鲨皇心头一凛,林修齐竟然先他们一步恢复了行动,这可如何是好!

然而,他们都想错了,林修齐根本没有理会他们。

“三弟!你醒醒啊!快和我说句话!!!”

林修齐怀中抱着一具残缺不全的身体,他大声呼唤,涕泪横流。

他就这样一直呼喊着,想要去忽略了这具身体已经变冷的事实。

席尔瓦是笑容很安详,仿佛是终于得到了解脱的表情,或许听到黎蛮部落被灭、古小蛮陨落之时,他就已经丧失了生存的意志,能够救林修齐一次,他死而无憾。

在歇斯底里的哀嚎声中,所有人恢复了行动,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原本焦灼的战斗终止了。

每个人都盯着林修齐不停颤抖的背影,连司空素晴都做不到上前安慰,只能站在原地默默流泪。

“哈哈哈!林修齐!你也有今天!”

金尔易的声音打破了平静,一股前所未有的狂喜涌上心头,他终于见到林修齐受苦了。

“席尔瓦本是妖狼族全力培养的天才,都是因为你!他只能断送了自己的前途!哈哈!真是没想到区区一个金丹蝼蚁竟然能让你如此失态!早知这样,我应该早早将他剥皮拆骨,抽魂炼魄才是!迟了一步啊!哈哈哈!”

这一刻,金尔易觉得以往所有的屈辱一朝得雪,一种难以言喻的爽快感觉流遍全身,他的修为开始增长,就连以往悟不透的玄理也忽然明晰了许多。

就在这时,林修齐的颤抖猛然停止了,他的头如同跳帧的画面一样转向金尔易,瞳仁一片雪白。

“噗!”

金尔易的身体毫无预兆地爆开了,没有鲜血,没有碎骨,甚至称不上血雾,只是一团尘埃,前一刻,他还在仰天长啸,此时却已经彻底消散在世间。

情理之中的怒吼、暴喝、指责、谩骂并没有出现,所有人的身体不由自己地颤抖着,他们感觉眼前这个人的生命层次与自己完全不同,甚至除了发抖,他们不允许有任何举动。

“哈哈!哈哈哈!哈哈哈哈……”

林修齐的笑声逐渐变强,像是某见好笑的事情逐渐占据了他的大脑,这一刻,天地之间没有任何存在比他更加高贵,却也没有任何存在比他更加孤独,他像是游离于世界之外的流魂,漫无目的地寻找着存在的意义。

林修齐再次暴走!

这一次,圣虫不能唤醒他,因为他的灵魂太脆弱了,经不起任何冲击。

Tags: